标王 热搜: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公告中心 » 行业新闻
李伟摄影作品集《走过的路》
 [打印]添加时间:2020-09-14   有效期:不限 至 不限   浏览次数:6
 
 
  重型武器玛米亚RB67相机
 
  肩膀上挎着RB67相机,我就像是挎着一台重型武器。
 
  我要感谢阿斗。阿斗是成都的摄影师,我们认识在色影无忌网,然后在FOTOYARD摄影网交流,摄影师之间聊什么呢,他就谈他拍摄凉山的相机,就是日本产的玛米亚(Mamiya)RB67。
 
  这种相机生产于一九七〇年后,它结实耐用,广泛用于商业摄影和人像摄影,是当年的婚纱影楼机,绝对的专业机器。镜头、机身、后背各个模块都可分开,使用120胶卷,是6x7片幅的单反相机,由于胶片面积比135相机大几倍,所以有更好的成像质量。聚焦屏大而且明亮,使用起来聚焦很快,从而可以很方便抓拍。后背可以九十度旋转,方便转换横构图或竖构图。进入数码时代后,因为很少有人再使用它,在北京五棵松摄影器材城有很多二手的玛米亚RB67,价格也很低廉。
 
  由于阿斗的推荐,我在二〇〇七年花了一千多元就买了一套,包括RB67 ProSD相机机身、90mm镜头(镜头编号是No.143010)、后背。那个时候我刚工作几年没什么钱,但对摄影很用心,拍摄照片是自己崇高的理想。这个机器重的要死,一般人绝对不会拿出去外拍,都是在室内放在三脚架上,但是我背着它到处跑。由于重,一些摄影师以为这个机器必需得上架子,但恰恰是由于它太重,又是俯视取景,贴着腹部抱着拍照反倒很稳,我白天室外几乎都可以手持拍摄。另外,这个机器一定要用它的原厂背带,长时间手里根本拿不动的,而且挂在脖子上重量也受不了。这个机器得用背带挎在肩膀上。
 
  等后来阿斗来北京报名三影堂摄影奖,我看到了他拍摄彝族人那组片子,他那时住在北京草场地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,我过去和他见面,翻看他带来的照片,那是他自己打印的,一页一张,尺寸并不大,他抱出来放在桌子上,厚厚的一大叠。我只记得翻了一会儿,我停了下来,他跟我说翻累了吧。是的,好照片实在太多了。后来在二〇〇九年四月二十五日,阿斗获得首届三影堂摄影奖大奖,奖金八万元人民币。当然最后展览只展出了他作品很小的一部分。
 
  就是这台机器,我带着它在草原上拍摄了很多年。拍照片有个说法,你拍掉胶卷的钱,要值得上你买相机的钱。如果对于这台便宜的玛米亚相机而言,我拍完的胶卷的总价远远超过它了。相机甚至被狠狠摔过一次,从地上捡起来,镜头外边缘有点凹,没大问题。冬天在草原的寒冷户外,零下三十度左右,出现过几次快门没反应的情况,那是由于极寒的气候下快门冻住了,等到了屋子里暖和了,快门又可以正常工作了。后来,这台旧相机背带断过一次,镜头也出现了漏油。二〇一三年,我买入同样片幅的玛米亚7相机,配80mm镜头,这个旁轴相机更轻便,后期我内蒙古的照片都是用玛米亚7拍摄的。但我应该不会卖掉玛米亚RB67了,就留它做纪念吧。
 
  它是我的武器,就是由于有了它,我才有了内蒙古《大地》这组作品。